欢迎访问凯里网! 中国优秀旅游城市——凯里!
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TAG标签| 网站地图| RSS订阅
投稿邮箱:qdnzrmw@163.com1007088885@qq.com值班QQ:1007088885 当前位置:主页 > 凯里故事 > 凯里茶馆 > 正文

凯里中心福利院第一批走出去的大学生姐妹

来源:贵州都市报 作者:姜芳 时间2015-08-22 17:00
    多年前,因为父亲去世、母亲改嫁,罗彩红、罗彩莲姐妹成了孤儿,然后她们先是投奔外公外婆,后进了凯里中心福利院。让人想不到的是,如今姐妹俩都成了福利院里走出去的第一批大学生。
 
    8月20日,笔者走进凯里中心福利院,走访了姐妹俩,倾听了她们与福利院的真情演绎。
 
1 外公年迈无力抚养 姐妹俩进了福利院
 
    今年21岁的罗彩红家住凯里市大风洞乡都兰村友林组,四五岁时父亲因喝酒过多,引发了身体的旧疾,突然去世了。
 
    “在我的记忆里,完全没有一点关于父亲的印象。”罗彩红说,父亲去世半年后,母亲就改嫁到了外地,家里只剩下罗彩红和小自己一岁多的妹妹罗彩莲,还有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大伯。
 
    但一年之后,大伯也因病离开了人世。
 
    亲人相继离去,年幼的两姐妹只好去投奔外公、外婆,直到2013年。
 
    “那年我19岁,妹妹18岁。”罗彩红说,2013年7月,她从黔东南州电校中专毕业,妹妹罗彩莲也刚好高中毕业。此时,一直照顾她俩的外公外婆已年过六旬,年迈的两位老人无力承担孩子们的学费,于是联系了乡政府,把罗彩红姐妹俩送入了凯里市福利院。
 
2 姐妹双双考上大学

    福利院的关怀从不间断进入福利院的那年,罗彩莲高中毕业,考上了省里的一所高校,但考虑到年纪小的缘故,最终没有去。于是,福利院安排她在凯里老一中复读。
 
    平时,福利院里的叔叔阿姨,经常给罗彩莲打电话,询问学习情况,但是临近高考,一个电话也没有了。
 
    “他们怕我分心,真的是用心良苦。”罗彩莲说,而在高考完毕的第二天,福利院的车辆就开到了她所在的学校,这是福利院特别安排的,要为她搬运行李。看到院里的车,罗彩莲眼泪掉落下来了。
 
    当年,罗彩莲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,报名时,福利院派人为她办理入学手续,办好了才返回凯里。
 
    在贵阳上学期间,来自福利院的关怀也从不间断。今年端午节,福利院的田应兰阿姨组织大家包粽子,因为罗彩莲不在,她特意打电话到贵阳,承诺说:“等你回来,我一定给你补上。”
 
    今年暑假,罗彩莲回来了,田应兰果不食言,专门给她包了几个粽子。“这是我吃到的最好吃的粽子。”罗彩莲说。
 
    罗彩红的情况与妹妹略有不同,她在贵州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中专部学习,也就在进入福利院的那一年,面临毕业。在福利院叔叔、阿姨们的鼓励下,她放弃了外出打工的想法,晋级读大专。“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,最担心的就是学费,但是福利院王焕宏部长说,学费,不是你们考虑的事,你们的任务就是把书读好。”罗彩红说。
 
    今年,罗彩红面临毕业实习,她学的是计算机专业,福利院为了让她得到锻炼,让她返回来,负责与电脑有关的工作。王焕宏说,实习期间,大家发现她能熟练使用电脑办公和做其他工作,看来这几年的培养没有白费。
 
3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勤工俭学上街发传单
 
    据了解,凯里中心福利院每个月发给罗彩红、罗彩莲的生活费用各1200元。
 
    王焕宏说,姐妹俩很节约,每个月都有剩余。姐妹在学校期间,还勤工俭学,罗彩红常在周末上街帮助商家发传单,每天有40元的收入,每个周末,会有100元左右的收益。
 
    罗彩莲则在学校里的图书馆兼职做管理员,每周也会有些钱进账。“她还有助学金。”王焕宏说,而说起罗彩莲第一次领取助学金的事,王焕宏就笑起来了。
 
    原来,领到钱之后,罗彩莲立马打电话向王焕宏汇报,还说这钱应该归福利院。“笑归笑,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,罗彩莲比较本分老实,是个不错的女孩。”王焕宏说,这事传出后,福利院的工作人员都夸罗彩莲是个不错的孩子。
 
    说起未来,罗彩红希望能在凯里找一份与自己专业有关的工作;罗彩莲学的是学前教育,她因为很喜欢这个专业才报读的,“我也希望找到一份学前教育的工作”。当然,她还有将来考研的念想。
 
    王焕宏说,罗彩红即将成为凯里中心福利院的第一位大学毕业生,下一步,对于从专业学校毕业的学生的就业问题,福利院正在思考中。“今后,他们就是走进了社会,也还会是凯里中心福利院的牵挂”。(姜芳)
(责任编辑:凯里网编辑部)
-
相关链接

上一篇:得六位师傅“真传” 凯里清平北路烧烤飘香 下一篇:凯里百岁老人 从不打针输液


延伸阅读
凯里百岁老人 从不打针输液 凯里百岁老人 从不打 凯里一位105岁苗族老人 为千人接过生(图) 凯里一位105岁苗族老 唐师傅“听”表34年 “滴答”声渐行渐远 唐师傅“听”表34年 红军过境凯里湾水洪溪 军民鱼水一家亲 红军过境凯里湾水洪溪